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巡狩江山_ 第二百九十节 步步为营-

时间:2021-02-23 18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伴卿一醉小说巡狩江山 第二百九十节 步步为营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霍亥目视着前冲的大军,对于西越战将来说,周龙可是他们的老对手了。在历都城的十二大将之中,周家兄弟是与他们对战最多的将军,霍亥也深知周龙的厉害。



    白石起一万大军凶猛前冲,狭长之地扬起的灰尘遮挡住了后面的视线。看到对面战阵依然无动于衷,白石起不禁发出了狞笑。只是,他的狞笑刚刚浮现。战马的前蹄被一道沾染了碳灰的腾绳所绊,第一道腾绳被战马的冲力挣断,但是第二道腾绳却没有断开。战马前蹄一矮,白石起窟嗵一下栽了下去。



    白石起大惊之下急忙扔掉手中长枪,想双手撑地就地一滚,好避开后面战马的践踏。对于骑兵来说控马术都非常老道,只要白石起能站起身,身后护卫的亲兵一抄手就能把他拉上战马。但前提条件是要快速起身,否则很难避开上万骑的踩踏。平时训练之中,这也是骑兵必须过关的训练课目,更何况一位久经沙场的马上将军。

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白石起却没能站起身。因为绊马索前方的地面上,插着被碳灰遮盖的折断箭头。白石起不但双手按在了箭头之上,连同膝盖也被箭头刺入,哪里还能滚身站起。不光是白石起,左右两侧冲过来的十几匹战骑马嘶人叫纷纷落地。



    扬起的碳灰遮挡了骑兵的视线,白石起等人失去了滚身站起来的机会,惨叫声顿时淹没在喊杀声中。几名亲兵撕裂的呐喊阻挡,根本就挡不住身后的滚滚洪流。



    周龙看的分明,没想到堂堂的西越大将,就这么惨死在自己的铁骑之下。被绊马索拦下的十几骑,没有阻挡住大军的脚步。但紧接着,前锋兵马冲到了陷马坑之处。



    正常的陷马坑,深度至少要一马多高。但这次刘谷成带人挖的陷马坑,却浅的不足人的膝盖之处。陷马坑虽然浅,却挖的比一般的坑口宽。而且,刘谷成命人从旁边沼泽中挖来稀泥,并撒上碳灰遮盖。战马踏入稀泥,虽然没有正常陷马坑里的尖锐之刺,却让战马很难再拔出马蹄。



    “停~停止前进~!”一名压阵的千总看出不妙,在碳尘之中奋力的喊叫着,终于阻止了大军的冲锋。



    其实即便他不喊叫,前面战马拥堵在一起,后面的根本就无法继续冲刺。而最前面陷入泥坑的兵卫,距离周龙所站的地方只有区区不足三十丈。



    由于碳尘的扬起,霍亥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。但是上万战骑拥堵在狭长之地,而且听声音不是对战的杀声,霍亥心知不妙,赶紧喊道。



    “吹号角,让老白他们退回来。”



    号令响起,白石起所部后队改前队,纷纷向后撤离。兵卫们一个个灰头土脸,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谁是谁。



    “白石起~老白~!”霍亥高声喊着,眼神中露出了惊惧之色。



    碳尘渐渐降下,霍亥等人这才看清狭长通道中的场景。还有不少兵卫在地面上蠕动着,嘴里发着惨叫之声。陷马坑内,战马也在挣扎着发出了嘶鸣。血水沾染着碳灰,人和马都染成了墨色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。应守山也吃惊的看着这一幕,他没想到在灰尘中设置的机关陷阱,其效果居然如此的让人震撼。



    “老白,白将军呢?”霍亥大声喊道。



    一名亲兵哭泣的回道,“将军大人,小的看到白将军他~跌落战马,被~被战马踩踏。”



    霍亥一听,扬起马鞭就是一鞭子,“混蛋,还不去找。找不到白将军,老子斩了你们的脑袋。”



    霍亥目眦欲裂,双方还没正式开战,居然损失了一员大将。回去之后,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向陆慕都督交代。更让霍亥惊怒的是,退回来的很多战马,竟然疯狂的躺在地上尥蹶子,显得极为痛苦。



    整个大军都沉默下来,联军将士没有了刚才那股叫嚣之气。应守山也没有说什么,这种情况之下他知道最好的选择就是闭嘴。刚才白石起对他冷嘲热讽,此刻不管应守山说什么都有落井下石的嫌疑。



    相对于联军的沉默,周龙一方却是一片欢呼。钱充等人虽然距离较远,却也看到对方人仰马翻。周龙更是看的格外分明,不禁高兴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老刘,你小子还真有一套。此战过后如果能活下来,我亲自向段帅和军师为你请功。”



    刘谷成憨厚的笑了笑,“龙将军,功不功的无所谓,但您得好好请我吃一顿。”



    周龙爽朗的一笑,“一顿怎么成,我请你吃半个月。老刘,接下来还有多少陷阱设置?”



    刘谷成尴尬的摇了摇头,“兄弟们手上的工具不合适,忙了一晚上,让他们一个冲刺基本上差不多了。”



    周龙点了点头,他知道能在短短几个时辰之内设置这些陷阱,也算不易了。毕竟他们都是战骑而不是步战工兵,有些兄弟手上都磨出了血泡。



    “龙将军,即便这样,相信对方也不敢再次大规模冲锋。接下来,就看这些弓箭手的能力了。我估计,至少可以拖延一个多时辰。”刘谷成再次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不错,路途中有了这些陷马坑,就算他们想冲杀,也得在两侧绕行。这样一来,更会失去战阵上的优势。另外,没想到这些扬起的灰尘,对战骑竟然有这么大的伤害。”



    周龙也颇为意外,他发现这些扬起的碳灰,不但能让兵卫呛的不轻,更是让很多战马也跟得了重病似的。



    双方都在僵持之中,霍亥经过清点,损失的人马倒是不多,但白石起的惨死,让他的过失变得非常重大。



    “应将军,你看该如何是好?”霍亥冷静下来,向应守山问道。



    应守山心中冷笑,他明白霍亥并非真心请教,他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回去之后好让应守山分担一部分责任。毕竟霍亥这么一问,不管接下来出现什么后果,都成了两个人协商后的命令。与刚才白石起不同,霍亥现在不是争功,而是要均摊责任。



    “霍将军,到了这份上,总不能打马回去。目测战马失利之处,距离周龙已经很近,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陷阱。即便是有,也应该很少了。先派出兵卫探探路,清理一下途中的机关设置。”应守山说道。



    霍亥咬牙点了点头,“不斩下周龙的脑袋,老子实在是无法向都督大人交差,老白的血更不能白流。来人,派出人手小心探路。”



    霍亥吩咐完,应守山说道,“霍将军,对方这样设置,反而暴露了他们的弱点。看样子,正如白将军所说,周龙的兵马确实损伤严重,并没有什么伏兵。刚才我让斥候在高处目测了一下,对方兵力绝对不会超过一万五千人马。只要能穿过这狭长之地,咱们依然掌控着绝对的优势。”



    “好,那就让他等着吧。哪怕用人马填,老子也要填平这狭长之地。”霍亥咬牙切齿的目视着对面,恨不能现在就冲过去撕咬对方。



    几十名兵卫举着小小的臂盾,谨慎的向前摸索着。刘谷成当即下令,五百弓箭手一字排开,不管能不能射中,反正他们有的是箭矢。



    周龙正在观望着,忽然听到空中两声长鸣。周龙心中一喜,赶紧抬头看去。大飞在空中展翅盘旋着,周龙看了看对面,小声说道。



    “老刘,你先在这压阵,等对方大军冲击之时,马上带人退回去。”

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

    周龙吩咐完,一打马向回奔去。周龙没有停留,一直奔到队伍最后面,这才拉住了战马。别看大飞在历都城兵马之中人人皆知,但敌方之中还不知道有大飞这种异类。即便猜测出段琅手中有飞羽可以互通消息,也不会知道大飞居然这么灵异。所以,周龙也要避讳一下。



    大飞落下,周龙欣慰的看着大飞,“飞兄啊,你可算到了。赶紧告诉段帅,让他们火速前来。联军要放火烧山,记住,是烧山。如果再不来,我可顶不住了。听懂了吗飞兄?”



    大飞的鹰目盯着周龙,仿佛若有所思的低鸣了两声,一振翅飞向了空中。周龙长长的出了口气,只要能把消息带给段琅,至少他心里还有个盼头。否则,周龙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几日。



    对面战阵之中,霍亥连续派出三波人手,才算是大体上探明了碳尘之下几乎没有了什么陷阱。但是面对这该死的碳灰,霍亥不禁有些犹豫起来。



    应守山看出了霍亥的担忧,上前说道,“霍将军,前面大半段路途,碳尘基本上踩实。后面三十丈的距离,已经不是什么大事。可以让先头人马,湿巾蒙上口鼻,战马带上口爵。只要冲杀过去,并无什么大碍。”



    霍亥看了看应守山,“应将军,本将到觉得,你的重甲骑在前面冲锋,对整个大军更为有利。”



    应守山却是摇了摇头,“霍将军,重甲骑没有速度上的优势。况且重甲骑无法打持久战,必须速战速决,否则人和马都承受不住。如果是我们在前冲击的话,对方只需周旋,重甲骑就会白白消耗体能。只有轻骑兵对战之时,我方重甲骑可以成包围之势把对方逼入死角。这样的战术配合,想必霍将军比在下明白。”



    霍亥郁闷的白了应守山一眼,出城之前他原本没打算动用应守山的重甲骑。毕竟这份功劳,霍亥与白石起都不想让应守山分一羹。但是现在,霍亥心中没了底气,再想把应守山拉进浑水,人家却是不答应了。



    霍亥无奈之下,只好下令再次冲击。毕竟他还有近三万轻骑兵,在兵力上占据着绝对优势。霍亥命令前锋三千骑撕下袖布遮挡口鼻,并给战马带上口爵,防止大量碳灰被战马吸入。



    看到对面大军再次冲来,周龙战刀一举,钱充却喊道,“将军,这一战交给我来,你在后面压阵就行。毕竟对方还有重甲骑没有出动,您可要盯紧点。”



    周龙略一犹豫,点头说道,“好,留下三名传令兵,剩余人马全部交给你。老钱,多加小心。”



    钱充战枪一举,“传令,李步阳率领本部人马,成冲击阵型正面迎敌。传令季兆亮,率领本部人马成阻击阵型把敌兵挡在狭长通道之内。我率领本部人马为第三波冲击,刘谷成所部压后。”



    “得令!”几名千骑卫同时喊道。



    周龙默默的点了点头,钱充的布阵非常精准。这种对抗无法进行他们擅长的穿刺,只能与之硬拼。虽然他们的人数不见优势,钱充的布阵正好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。他是要把对方大军堵在狭长通道之内,让后面的兵马有心无力。除非对方的战斗力强悍,可以进行穿刺战,把周龙的队伍冲为两段。



    霍亥的大军绕过陷马坑,疯狂的冲了过来。千骑卫李步阳率领着三千战骑,成三角形呐喊着迎了上去。在狭长通道的出口,双方顿时混战在一起。紧接着,千骑卫季兆亮,率领三千战骑成方阵冲杀了过去。钱充刘谷成紧随其后,一**迎向了敌兵。



    霍亥没有参与冲锋,他与应守山两人站在高处,观望着双方的对战。看到大军都拥堵在出口之地对战,两人都焦急的观望着。这种情况之下,只能拼到一方撤退为止。



    不到两炷香的时间,出口之地鲜血成河,尘埃不再扬起。双方陷入混战之中,刘谷成率部压后,坚决不让任何兵马冲过他的防线。



    应守山看到不断损落的西越兵马,当即说道,“霍将军,让你的兵马撤离。这样下去,出口之地早晚要被人马的尸首堵住。你们撤出来,我方重甲骑开道。冲过出口,兵马优势才能显现出来。”



    “好,来人,传令收兵!”



    霍亥二话不说,当即命人再次吹响了撤离的号角。西越兵卫们纷纷后撤,钱充也没有下令追杀。战场之处,留下了满地的尸首。不少无主之马,嘶鸣着四下奔逃。



    周龙骑马冲了过来,“快,各战队伤兵后撤。”



    周龙一声令下,轻伤员搀扶裹挟着重伤人员,快速的向后面撤离。他们知道大战即将继续,不能让受伤的兄弟阻碍了自己人的冲杀。



    经过简单的清点,周龙所部战损受伤一千七百余人。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轻伤人员,很多受了一刀一枪的轻伤人员,简单处理之后再次加入战队。



    对面阵营之中,霍亥更是怒不可遏。这短短两炷香之时的战斗,导致他将近六千人马撤出了战斗序列。应守山也震惊对方的战斗力之强悍,如果段琅大军都是如此的战力,他都怀疑联军能不能守得住墨兰城。应守山可不知道周龙所部都是历都城精锐,当年段琅率领三万人马,就能杀的赵卓峰十万大军仓皇逃离。如果不是在这拥挤之地硬拼,周龙损失的还会更少。当然,为了拖延时间,周龙只能这么做。



    稍事修整之后,南平重甲骑出现在狭长通道之内。全副武装的重甲骑兵,平举着战枪绕过陷马坑,整齐的战阵一步一步向前推进。



    周龙看到重甲骑出动,他知道出口是守不住了,当即下令,“刘谷成,带领伤兵先行撤离。老钱,后退五里准备迎战。”



    周龙率兵大军向后撤离,而轻重伤员,则是由刘谷成带领,撤往另外一个方向。



    霍亥终于带领着大军走出这段该死的狭长通道,霍亥发泄般的大喊了一声,当即下令快速追杀。损失了这么多人马,不灭掉周龙所部,霍亥根本没脸回去交差。



    在开阔之地对战,周龙立马变换了战斗方式。为了减少损失,周龙也不想硬拼。几个战队与霍亥展开了游刃战,利用速度的优势不断的穿刺,只要重甲骑一到马上撤离。这种战术非常有利于周龙所部的战斗特点,把霍亥肠子都要悔青了。



    应守山脸色凝重,看着有些发疯的霍亥说道,“霍将军,这样下去可不行。放弃追逐,全力向米博山方向进发。只有这样,才能逼着周龙不敢逃离。而且现在,我的重甲骑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。让你的人马居中,重甲骑守护两侧,全力向米博山行进。只有这样,才能逼着周龙与我重甲骑硬抗。”



    应守山的话当即点醒了霍亥,他也是因为白石起的死被气糊涂了。在这边跟周龙打追逐战,自己这不是找难看吗。对方的目的就是拖延,只要到了米博山,周龙想躲都没地方躲。



    “来人,快速向米博山方向进发。”霍亥愤怒的喊道。



    “不!你的兵马绝不能脱离重甲骑的守护。不然,你的三万铁骑剩不下多少。”应守山高声制止道。



    应守山彻底看出霍亥的骑兵,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。在这场追逐战中,周龙的损失反而是极为轻微。反倒是霍亥所部,又搭进去了三四千人马。这样下去,他的兵力早晚会被人家灭尽。应守山知道自己的重甲骑,也离不开轻骑兵的协防。真要是霍亥的兵马被灭,周龙返回来就会对付他们重甲骑。现在他们重甲骑体力消耗非常巨大,失去了轻骑兵的协防作战,应守山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把重甲骑带回墨兰城。



    霍亥听从了应守山的劝告,只能慢慢的跟随重甲骑,整体战阵向米博山进发。



    周龙等人远远的看着,有了重甲骑在外侧防御,他们的穿刺战就无法形成。



    “将军,怎么办,重甲骑形成了围墙,就算冲杀进去,也会面临着对方的围杀。”李步阳说道。



    周龙看了看天色,“先尾随着,希望陈占轩的机关设置能够阻挡住他们。到落日之前他们还不撤离,老子就让这帮混蛋一个都别想回去。”



    霍亥大军缓慢前行,周龙等人也是不紧不慢的尾随着。霍亥心中发狠,心说到时候老子放火烧山,看你小子还能这么沉稳。



    大军行至拐往米博山的岔道口,前行的兵马再次传来了惨叫声。周龙当即命令李步阳,带领几百兵卫步行穿绕过去,射杀对方清理陷阱机关的人马。



    骑兵原本很少配备弓箭,但是周龙他们捡了便宜,组织了少量的弓箭手。面对眼前的机关设置及周龙所部的射杀,霍亥气的直跺脚。



    “陷阱,又他妈是陷阱,老子早晚要烧死这帮混蛋。”



    还有七八里的路程就能到达山下,但是面对路途中众多的陷阱,霍亥只能愤怒的仰天大叫。应守山看了看天色,赶紧力劝霍亥撤离。否则黑暗降临,面对周龙所部的快速闪击的优势,应守山不知道会损失多少人马。



    霍亥悲愤的一拳砸在了大腿之上,他也不敢把人马全部损失在这里。来之前陆慕再三交代,万不可入夜交战。毕竟陆慕深知历都城对夜战的熟练,远远超出天下任何一支兵马。霍亥无奈的下达了回撤的命令,这一天的作战,不但让他损失了近万人马,更是失去了一位西越大将。霍亥不知道回去之后,陆慕会怎样处置他。



    看到对方撤离,周龙终于松了口气。经过了一天的战斗,所有人都极其疲惫。而且他的一万两千多兵马,目前剩下了不足八千人。刘谷成所带的伤兵,恐怕暂时无法继续作战。



    就在霍亥率领着残兵败将返回墨兰城之时,历都城主力大军之中分离出一支兵马,段琅亲率五万骑兵,快速的奔向了墨兰城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